智利酒庄,最好的土地

  智利(Chile)是一个夹在安第斯山脉和大洋之间的狭长国家,首都圣地亚哥在狭长领土的中间位置,出城只有一条南北大路。圣地亚哥似乎是两种气候的拐点,出城向北满目荒山秃岭,少有树木,杂草都很稀疏;而向南则是绿意盎然,不一会儿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葡萄园。一月是智利初夏,白天太阳暴晒,气温30多摄氏度,傍晚气温直降十几二十度。在这种干燥少雨昼夜温差大的地方,出产世界上最优质的葡萄。圣地亚哥向南沿途可以看到很多葡萄酒庄。智利葡萄酒别具甘洌的口感,同时也具有其他国家和地区所没有的独特葡萄酒文化。

12月19日天气晴

上周猫7激情澎湃给大家介绍了智利这个天涯之国,今天这一站我们来到智利的首都圣地亚哥的周边,来寻觅一个敢于叫板法国名酒庄的智利葡萄酒的故事。

 

图片 1

敢于叫板老牌名酒庄的实力派酒庄

“活灵魂”酒庄很气派

在圣地亚哥酒店吃过早餐后,我们前往太平洋沿岸的海滨城市、世界文化遗产瓦尔帕莱索和旅游胜地维尼亚德尔马市。我们沿着智利的南北高速由南向北行驶,
这是南北高速公路的收费站。

要挑战的权威在这里

 

图片 2

一直以来,以拉菲为代表的波尔多葡萄酒庄是葡萄酒界里家喻户晓的名字,无论是一点葡萄酒知识都不懂的门外汉,还是业内资深人士,恐怖都对这个名字不绝于耳。波尔多这三个字成为了葡萄酒界的权威,似乎这个地区产出的葡萄酒代表了业内最高水平。

图片 3

路两边渐入眼帘的是大片的葡萄庄园,途中有不少葡萄酒庄园的广告牌。在导游的安排下,我们顺路参观了一个葡萄酒庄园。导游说,这是离圣地亚哥最近的葡萄酒产区。这里距离圣地亚哥80公里,离智利主要的出口港瓦尔帕莱索40公里。

由于以法国为代表的传统酿酒国家长期垄断着人们的味蕾,世人把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生产的葡萄酒称为“旧世界葡萄酒”,而以美洲大陆、澳大利亚、南非等欧洲扩张时期的原殖民地国家生产的酒称为“新世界葡萄酒”。

  

图片 4

这些新世界的土地上,孕育着一大片茂盛繁密、长势良好的葡萄酒庄园,并且酿造出的葡萄酒更加富有创新和冒险精神。智利的伊拉苏酒庄Viña
Errázuriz
就是其中一个 。

  葡萄酒庄往往会朝向大路搭建一个酒品展示和销售厅,并提供餐饮,供过往的客人歇脚和品酒。有些酒庄还饲养羊驼等小动物,这是用来娱乐小朋友的,有的酒庄出租自行车,可以说个个都有特色。有一个当地著名葡萄酒品牌,叫“活灵魂”,这个名字让人有些不舒服,什么酒起这样的名字?真是前卫得毫无顾忌。问出租车司机,司机说这是一款极其有名的酒,全球同价,尽管这酒就出产在智利圣地亚哥的郊外,但因为被国际集团垄断,售价却和欧洲、香港一样,与北京也相差无几,在智利2003年出产的“活灵魂”售价折合人民币2000元左右。在日用品价格并不高的智利,算是天价琼浆了。怀着好奇,记者去看了生产
“活灵魂”的酒庄。参观的门票不仅需要网上预订,而且游人必须准时到门口分组参观。这种做法作为酒庄很有点拿捏的意思了。

不知不觉车子放缓,停在一处被大片葡萄树包围的房屋前,这便是智利新锐名酒庄翠岭酒庄(Veramonte)了。

图片 5

 

图片 6

2004年,伊拉苏酒庄庄主Eduardo
Chadwick觉得自家的葡萄酒品质已经够到一定级别了,打算去挑战一下业界权威,于是委托英国人Steven
Spurrier在柏林安排了一次盲品会Blind Tasting

  一个个种满葡萄的山坡,就是这座非常漂亮大气历史悠久的庄园,高大的铁门和院墙在智利算得上相当豪华,进入庄园,听了有关当地特有的葡萄品种的介绍后,我们被带进一个品酒室,喝了些年份较低口味清爽的葡萄酒,味道上只是觉得甘洌,并没感到十分特别,只不过意外的是,饮酒后,酒杯直接送给了游客。

说是参观其实也是导游挣小费的一个项目,向游客推销葡萄酒。但酒庄的工作人员很文明,没有强买强卖的感觉,甚至也没人向我们推销葡萄酒,我们倒真的成为了自由参观者。照片摄于翠岭酒庄。

图片 7

 

图片 8

说起这个Steven
Spurrier也是来头不小,1976他发起了的那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品酒会。在那场品酒会上,来自美国的加州葡萄酒一举击败法国名酒,从此名声大震。

借恶鬼防盗

翠岭酒庄的展厅建造的很气派

在2004这一次柏林品酒会Paris
Tasting**上,他们邀请了36位品酒家及买家,选取了16款2001年的葡萄酒进行盲品比试,参选葡萄酒中有6款智利酒,6款法国波尔多酒、4款意大利酒。大家可以把这场比试想象成葡萄酒界的“好声音选拔**”。

 

图片 9

结果,伊拉苏酒庄的查威克干红葡萄酒Vine Chadwick Carbernet
Sauvignon
一举夺冠。自此,伊拉苏酒庄名气渐长,也陆续在全球范围开展盲品会,多次摘得桂冠,让世人见证了智利高端葡萄酒的品质。

图片 10

虽然酒庄的工作人员很文明,没有强买强卖的感觉,但翠岭酒庄也没有组织我们品酒,这倒与我过去在北美、欧洲参观过的酒庄大相径庭。

图片 11

 

图片 12

柏林盲品会进行中

  记者手持酒杯,地窖的大门缓缓打开,有一种奇异的戏剧效果,没有想到的是,真正的戏剧才刚刚开始。站在阴暗的摆满木桶的酒窖里,头顶是古老砖头砌成的拱顶,潮湿斑驳的墙壁看起来也有不少年头,空中横七竖八地,拉着几根电线,光秃秃的灯泡微微地摇摆着,有人在用西班牙语清脆地讲解着什么,酒窖的大门在不知不觉中被紧紧地关上了。

翠岭酒庄创建于1998年,拥有引人注目的现代化酿酒设备。该酒庄使用以重力为基础的发酵罐,超现代化的不锈钢容器罐和高效的装瓶流水线。图为翠岭酒庄的高效装瓶流水线。

图片 13

  

图片 14

画作中1890年伊拉苏酒庄

  忽然,好像是电压出了问题,灯泡忽明忽暗闪了几下,就完全熄灭了。整个地窖一片漆黑,游客们站在酒桶中间的小小走廊上,一动也不敢动。此时,一束蓝光从墙壁上划过,几个剪纸般的身影出现在酒窖尽头的墙壁上,解说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在酒窖建立之初,美酒吸引了不少盗酒贼的目光,他们经常找机会悄悄摸进酒窖,令人防不胜防。酒窖的主人想出一个办法,在酒窖里弄出一些声响,并声称自己的酒窖里有恶鬼居住,令盗酒的人却步。

翠岭酒庄拥有2个主要的葡萄园。其中卡萨布兰卡山谷葡萄园位于圣地亚哥西北部,高耸的安第斯山脉和崎岖的太平洋海岸之间。此处葡萄园拥有独一无二的多样化气候和土壤类型。图为翠岭酒庄的葡萄园。

伊拉苏庄园的酿酒哲学是,

 

图片 15

“最好的土地,方能缔造出最优质的葡萄酒。”

  眼花缭乱的声光表演结束,游客们被引领着去看酒窖著名的小鬼标志,小鬼标志被锁在一个深深的囚室里,透过粗大的铁栏杆的缝隙才能隐约看到它的影子,想到这其实是酒的商标,不得不佩服这营销手段的高明。

这里的气候是半湿润的地中海气候,降水主要集中在冬季,春季凉爽干燥,夏季炎热,温度超过30摄氏度。因安第斯山的影响使得白天和夜间的温差超过15摄氏度。夏末气温逐渐下降,使得葡萄能够缓慢逐步成熟以保持浆果的浓缩性和适当的单宁。照片摄于翠岭酒庄的葡萄园。

所以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片好土地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