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商行不满,坦桑尼先生亚的市集风情

  今年5月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参观了好友在达累斯萨拉姆正要新开张的酒店。这位好友是坦桑尼亚(Tanzania)华人论坛的主編,在当地还是相当有名气的。他的酒店位于市中心Msimbazi街,具体位置是Msimbazi警察局对面的一橦高楼。见到我们,好友很热情,带领我们参观了他即将开张的酒店。我们乘电梯来到大楼最高的一层,可能有十多层吧。要知道,在达累斯萨拉姆,十多层的楼也最很高的楼了。

转帖,写得相当深刻

9月3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意大利普拉托作为欧洲华人最密集的城市,华人社会的日常生活消费,直接带动了当地的市场繁荣。在短短的十几年,已经使皮斯托尔斯和法比奥•菲尔兹两条普通街道,变成了远近文明的商业街,成为了欧洲最繁华的生活消费品市场。

 

受制于语言、宗教、思维模式的巨大差异,中国在非洲遭遇成长的烦恼;随着投资模式的变化,民众间信赖关系可期成为新的双赢基石

普拉托华人商业街从服饰,皮具,家具,化妆品到日用百货应有尽有,街道两旁密集的海鲜品商店、蔬菜店、中国食品店、中餐馆更是数不胜数。每天来商业街熙熙攘攘的华人,总是步履匆匆人头攒动。人们大都喜欢到此买一些家乡风味的美食,带回一些时令蔬菜、水果和海鲜,与家人或亲朋好友小酌一番。

图片 1

穿行在坦桑尼亚第一大城市达累斯萨拉姆,60多岁的出租车司机Woass对中国赞叹有加:中国人非常有能力,勤奋有加,那些在这座城市里挥汗建设的都是中国人。

普拉托华人商业街的繁荣与发展,在带动当地华人蔬菜种植业发展的同时,也滋生了社区商贩经济的发展。每天早晨,人们都会看到一些商贩肩扛车推,带着水果、蔬菜沿街摆摊叫卖。

 

Woass并没有实际接触过太多中国人,他对中国的好感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那时中国给予了坦桑尼亚慷慨的巨额援助,时任总统尼雷尔不但与毛泽东成为朋友,还效仿中国在坦实行了少见的半军事化、高效的政府治理。

普拉托摊贩经济与开店经营在成本上具有天壤之别。商家的经营少不了的要支付房租水电、员工工资和政府税收;而商贩除养活自己外,无需支付其它过多的经营成本,其商品售价自然要比商店便宜很多。

  在顶层,我们走到阳台上。哦,外面的空间视野很好。达累斯萨拉姆市中心的一些街道,可以尽收眼底。从上面看出去,达累斯萨拉姆的楼房还是不少了,虽然楼层还是不太高。与6年前我们刚来坦桑尼亚时相比,现在的达累斯萨拉姆市区,还是新增了不少的高层建筑。

同样是出租车司机的Ali对中国的印象迥然不同:20岁出头没有找到稳定工作的他认定是大批中国人的到来抢走了他的工作机会,而且还有很多中国人非常“狡猾”地教会了当地工人技能,让他们为中国人工作。Ali从没与中国人打过交道,这样的印象完全来源于同龄朋友们的闲谈。

起初少量的商贩进入普拉托华人商业街,似乎对商家没有构成太大威胁。如今普拉托商业街商贩如云,就连意大利农场主也时常开着卡车,前来商业街兜售水果和蔬菜。令在此开店的华人倍感压力,抱怨当局对无照商贩治理不力。

 

类似分裂的印象经常可以见诸当地媒体,背后是两位普通坦桑人年龄差距所折射出来的历史。

据悉,普拉托华人商贩沿街设摊兜售的商品,大多是蔬菜、水果和海鲜产品,价格一般要比商店便宜30%到50%,消费者还可讨价还价,具有商店无法攀比的价格竞争优势。

  再往下面的街道细看,有几条街是市场,充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里离卡里亚可市场很近了。关于这个市场,居士曾在以前的一篇游记《【坦桑见闻】卡里亚可人海市场驱车突围记》里做过介绍。

与不少国际媒体惊呼“中国突然涌入非洲”不符的是,中国在非洲早已存在,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不同的阶段:上 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向非洲提供大量金钱和实物援助;到了80年代以基础设施建设承包为主;21世纪开端后大量中国商品进入非洲,双边贸易额陡然上升;今 天,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进入非洲,“从前是周恩来总理代表的中国,而今天非洲街头上一位修路的工人也代表着中国”,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安山说。

普拉托华人商贩的发展,犹如华人经济的缩影,在“清理”和“取缔”的进程中,不断发展壮大。以至于普拉托当局在对待华人商贩的问题上,更多的是包容和放任。在无商家和居民举报的情况下,即便是巡警路过也很少干预商贩的叫卖。

 

前后在坦桑生活工作过20多年的汪路生在1984年被选派为援外专家首次来到坦桑,他对记者回忆,出国前经过了长时间的培训,不仅技术援助的质量要远远高于在国内的标准,还被告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关乎中国的形象。如今,据中国驻坦使馆统计,在坦约有中资公司500家,华人约3万人,实际数量还要高于此。

当地的一位居民曾不满商贩占据道路向警方举报。该居民表示,当警察赶来检查时,商贩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警察走后,商贩照常回来做生意,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卡里亚可市场(Kariyakoo
Market)位于达市Ilala区的卡里亚可小区,属于市中心的一部份。卡里亚可(Kariyakoo)名字来源于殖民时期英国一支驻军“Corrier
Corps”,其军营就在此。卡里亚可是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著名的小商品市场,批发店与零售摊比比皆是,相当于重庆以前的朝天门市场。许多的中国商人也在这里开店做生意。

中国在非洲遭到的种种诟病,恰如成长的烦恼:从不起眼到随处可见的中国存在,各种问题自然被暴露以及放大;同时当地的中国人在遵守当地法律、市场竞争时确实存在先天不足。

当地的华人商店业主则表示,商贩已经抢了商业街商店所经营的蔬菜、水果河海鲜产品大部分生意。目前,商业街华人商家呼吁,希望当局能够加强治理,维护公平竞争。特别商贩当街摆摊,严重影响了普拉托华人商业街的卫生环境和整体社会形象。

 

正如商务部前副部长、长期从事对非工作的陈建所警告: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是经过多少年奋斗得来的,但现在却在消耗着这笔宝贵的资源。

  前面提及那篇游记,主要是描述了在卡里亚可市场里面的一些亲身经历,近距离的视觉印象。而这次观卡里亚可,主要是站在高楼上凭栏俯看。以鸟瞰的位置,全视角地扫描下面的市井风情。只见下面的场景,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中国商品

 

位于达累斯萨拉姆市中心区域的卡利亚库市场是个有着80多年历史的商贸区,这里也是东非最大的中国商品集散中心。市场内共有3000多家商铺,其中有500家都是中国血统。

  有的街道,人流较小,但充满了车辆。这些车多为小车和小长安面包车。有的路上开着,有的则停在街边的房屋前。停着的小车,可能是开店商人的,也可能属于来这里采购的顾客。小长安面包车或小货车,则是运送货物的车。

一 位坦桑商人平均每两个月就会去中国进货,商品主要以箱包和运动类服装为主。做这门贸易生意已经有十年左右,近几年来原本红火的生意遭遇来自中国的竞争, “不断有中国商人涌入,坦桑尼亚的商业将会遭遇灭顶,这种零售业小生意应该是给本地人谋生的”,面对记者,这位商人的声音不断提高。

 

据了解,坦桑尼亚法律禁止外国人从事零售业,但中国有不少商人挂着批发的招牌做着零售的买卖,在当地造成价格竞争,同时还提高了租金。

  有几条街,则是集市了。街面上,一排排的商店开着门,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货物。街道上,有许多摆摊的商贩。有的打着大阳伞,将货物摆在货架上;有的将康噶等鲜艳的布料挂起;
也有推车叫卖的;
还有在地上铺上塑料布,将衣服、鞋子、小商品摆在上面叫卖的。穿着各种鲜艳服装的顾客,穿梭于各个店面,各个摊位之间,围观着,挑选着物品,与店主或商贩讨价还价,成交付钱。也有匆匆而过的行人,他们是过路的。

中国在卡利亚库的存在从无到有,到今天的500多家,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发展与中国国内的经济和竞争环境不无关系。据卡利亚库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路统计,首批来坦的商贩可追溯到1997年到1998年,那时中国的小商品市场开始有所萎缩;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潮在2007年-2008年开始来到,那时在卡利亚库的中国商铺达到200家;不过相比于金融危机,小企业在2011年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冲击,卡利亚库的中国商铺迅速发展到500家,若加上未合法注册的,可以达到700余家。

 

坦桑尼亚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虽然近年来凭借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吸引了外国投资,但其失业率仍然处在低水平。

  我在顶楼上,端起相机,对着下面的街道与集市,认真地拍着。时而广角拍全景,时而拉近变焦镜头拍局部。一幅一幅全貌与细节的照片,留在了相机的记忆卡中。

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吕友清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将高失业率列为坦桑经济的主要担忧。坦桑尼亚工业基础差,工业增加值仅为GDP的9%,由于对人口流动不加限制,大量农村人口涌进城市,城市失业率可达20%,在达累斯萨拉姆有30%,女性失业率更可达到50%。“总统基奎特都承认,如果失业问题难以解决,阿拉伯之春发生在坦桑尼亚不是不可能的。”吕友清表示。

 

就业问题成为敏感问题,坦桑尼亚政府也多次开展行动,试图清查那些以投资为名行零售之实的违规中国商人。据一位在坦多年的商人回忆,移民局在2006年、2008年和2011年都曾有大规模抓捕华人的行动。中国在坦大量从事商贸活动以及从事建筑业的劳工,被视为挤压了当地人的工作机会,成为中国在坦桑尼亚的一大负面影响。

图片 2

此外,随着中国商人一起涌入的还有大量中国商品–中国商人和中国商品是在新一阶段坦桑尼亚人对中国的主要印象。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坦桑尼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00年中坦双边贸易总额仅为9053万美元,2013年双边贸易额达36.9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额31.4亿美元,进口额5.5亿美元,处于绝对顺差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